境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挽袖吟ytcxsc.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萧经闻凝固了。

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曾经他也这么撩拨过自己,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

林从沚天生仰月唇,他若是想刻意笑得甜一点,只需要微眯起眼,看着对方的眼睛,翘起唇角。萧经闻这会是开不下去了,一个多钟头,也差不多了。他咳嗽了下,转而低头看向电脑屏幕,匆匆说了句‘今天暂时就到这里’然后关掉会议通讯,从椅子站起来。因为是视频会议,萧经闻穿了整套的西装,他习惯性起身扣上纽扣,说:

“一瓶酒而已,还上楼问我?”

“我超有礼貌。”林从沚稍微仰头。

萧经闻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伸手拿过他手里的香槟,垂眼看了看,说:“我去西班牙之前请一位合作商帮我挑几瓶酒,打算送给你妈妈做新婚礼物,我对这方面不太懂,他给我挑了好几瓶,剩了两瓶在我这,就放冰箱里了。“我能喝吗?”林从沚问。

“当然可以。”

外面雨还在下,昨晚林从沚睡得很好,他睡了很长的一觉,醒来后萧经闻就已经在书房。这栋房子里还留着他的画室,是家庭影院改的,因为林从让有时候追求完美的型,会需要用投影仪来核对检查型的准确性。时隔五年再进到这个房间,石膏像被主人蒙上防尘布,画架们倚靠在墙边。似乎这里的时间被封印了起来,好像画室的主人只是出一趟远门,一两个礼拜而已。此时他们在这间画室里做/爱。

萧经闻帮他开了酒,他拎着酒瓶颈开开心心地上楼打算画画。萧经闻跟着他进来画室,林从沚叫他脱了西装外套和领带,他自己对着瓶口灌下去两三口,用他外套和领带摆了个衬布,将酒瓶放上去准备写生。结果就是型都没起完,两个就缠在一起。

林从沚用铅笔起型的时候,萧经闻在旁解了两颗衬衫纽扣,半开玩笑地说那个领带不能沾水

一领带被林从沚系在瓶颈上打了个蝴蝶结,瓶身有冰过的水珠。

林从让‘啊”了声准备过去取下来,又被萧经闻捞着胳膊拽回来,说没事,你爱怎么弄怎么弄。

五年没做的两个人,稍微有点肢体碰撞,立刻像碰到明火的柳絮,迅速燃烧、湮灭。

铅笔跌在地上,磕断了笔尖。

傍晚七点,雷雨天。一道闪电如同有人撕开夜空,想窥伺一眼。

五年没做了,手里握着林从沚的窄腰,耳边萦绕林从沚的喘叫。萧经闻需要闭眼咬咬牙,才不至于太快。这真怪不了萧经闻,禁欲系总裁不是说说而已,他这五年过.....要是少下点黑手,再斋戒一下,差不多可以青灯古佛了却余生。好了,他缓了下,继续。

窗外炸起雷声,这阵子的雨不单单是下得大,连雨珠都大得像冰雹,砸在地上响得像敲锣。

林从沚趴在床上,小腹那儿垫了个枕头。

他攥着床单,片刻后一只手覆上来,他松开了床单,去攥住那只手。

再被翻过来的时候,林从沚有些分不清自己上面的萧经闻是28岁还是33岁。坦白讲,他是有些变化的,眉宇更显成熟,尤其看着他的眼神。以前萧经闻在床上看着他一腔深情,如今他看着自己,眼里却有些悲戚一一好怕吃了这顿没下顿的那种悲戚。....但你也不能一顿吃这么多吧,林从闭了闭眼,绝望了。

林从让自己也是空窗了五年,陡然一顿来这么多,他也受不了...应该说他从第二次开始就受不了了。受不了是生理上的。

心理上能做到天亮。

林从沚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想念他,同时觉得自己真是学画太久了,算算差不多二十年。绘画是一种掌控,即便是写生,将眼睛看到的挪到画布上,也是受绘画者所控制。这就像纪录片,只要镜头是人类在控制,那么世界上没有绝对客观的纪录片。

同理,只要拿着画笔的是人类,那么画作必然会沾染绘画者的思想。

林从让一直觉得他无法控制萧经闻,他曾经希望自己能改变萧经闻,把他塑造成自己理想中的,充满情怀的拍卖行总裁。但他忽视了一点,这里是现实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再次醒来,身上干干净净,被窝也干干净净。

印象中的床颇为惨烈,朦胧的记忆里还有床单被撕扯的声音...再仔细看看周围,哦,是客房。

静音模式下的中央空调吐着冷漠的风,林从沚慢慢坐起来,跟出风口对视。片刻后,客房门被打开,萧经闻看看他:“这个状态是醒了?”林从沚指了指自己的脸:“我睁着眼睛呢。

很难判定吗?

萧经闻解释:“昨天晚上你也是睁着眼睛,但毫无反应。”

“...”林从点头,“其实依稀有点记忆,你过来。”

他从被窝里爬出来,膝行到床边,途中踉跄了下,咬牙抱怨一句‘床买这么大干什么’。

萧经闻很听话地走到床边来,放下端进来的温水和一碗切成小丁的蜜瓜:“怎么了?”

林从沚掀开他T恤一一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十仪
时蕤玩了一款星际争霸模拟器的游戏,选择里面的大反派虫族去称霸宇宙,一路肝到最强后就弃游了。 但没想到弃游三天后他就无缘无故猝死。 再次睁眼,他居然是在流浪星域的垃圾堆里。 星际时代,种族众多,机甲浩繁,五岁幼童都能一拳捶碎巨石。时蕤还是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柔弱姿态,他只好抱紧别人的大腿,在夹缝中求生。 就在半个多月后,寄生种入侵流浪星域,宣拍纪录片的工作人员开启直播号召各国派兵救援。 众目睽睽之下,美
都市 连载 13万字
你看我像人吗

你看我像人吗

AnnyAl
癫子葵花凤头(受)与娱乐圈打工人(攻) 因为剧情需要,剧组租来了一只葵花凤头鹦鹉,而作为要与鹦鹉搭戏的演员,秦观止被要求休息时抽出时间与鹦鹉相处,增进人鸟感情方便拍摄。 鹦鹉会说话,会唱歌,还会跳舞,秦观止喜欢的不行,甚至自掏腰包买来一堆小玩具陪鹦鹉玩。 一日,秦观止突发奇想,教了鹦鹉一句话:你看我像人吗? 鹦鹉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这句话,并时不时问秦观止:“你看我像人吗?” 秦观止配合回答:“像
都市 连载 23万字
谁教你这么打排球的

谁教你这么打排球的

安也
◆本文绝赞日更中!加更时间不定◆文案:垫球一次,经验+1。拦网一次,经验+3。发球一次,经验+5。扣球得分,经验……什么,现在没有队友?那就努力进行目前可获得经验值最高的训练吧!发球是吗?今天不发满一百个球,他势必不回家!……藤原苍介,国中三年都没能打入全国大赛的普通排球爱好者一枚。可当他做了个怪异的梦,误把自己当成异世界的穿越者后。所有的阻碍,都仿佛是他成王路上的绊脚石。那年,高中排球界。一位靠
都市 连载 11万字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明月十三幺
漾漾美艳无双,追求者无数,作为京都首富第二山庄的三小姐,向来随心所欲,挥金如土,唯一令她烦忧之事,便是京都第一贵公子彧安世子霍景珩。霍景珩矜贵出尘,清冷的有些不近人情,是无数贵女只敢在闺中肖想的绮梦。俗话说烈女怕缠郎,反之也一样。所以漾漾忍受贵族的白眼一掷千金进入学宫,不顾贵族的耻笑缠在霍景珩身边,她觉得,这么多年了,他没有赶她走,定然也是有点喜欢她的!直到他出京办差,带回了他的表妹小郡主。她看到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少帮主[综武侠]

少帮主[综武侠]

倾海酒
【通知栏:周四(5.23)入V,感谢支持~】穿成天下第一帮帮主的义女是什么体验?答:义父武功盖世,义母气质出尘,师兄更是未来的北丐,简直不要太爽。但是活到十二岁,被一个自称是她哥的少林秃驴找上门的时候,南宫·团宠·灵终于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从反派他弟到反派他妹,她觉得为了自己的小命和安稳生活,还是奋起学武,先让血缘上的哥哥做个正常人再说,实在正常不了,还能用武力超度一下。但这一努力就一不小
都市 连载 25万字
你听我解释

你听我解释

暮锦南
段评开啦~日更中午12点,不更会请假。【下本写《如是风动》,久别重逢先婚后爱,包甜!文案在下面,感兴趣求个收藏~】本文文案:荷荔第一次遇见陆清远,错认为他是民宿接机司机。男人气质成熟出众,颜值身材吸睛,浑身上下散发着无法抵挡的爆炸荷尔蒙。她眉梢微挑,起了贼心。上车短短几分钟,又改变想法。帅,但嘴好毒。无妨,还是要拿下。后来,春风一度。荷荔趁他还在熟睡,在床头留下张纸条:「不白睡,这是辛苦费。」外加
都市 连载 1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