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挽袖吟ytcxsc.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世界破破烂烂,小猫缝缝补补。

丈夫走后的第二天,时元就把缝纫机搬到家里来了。

做了无数次医生的马甲,时元都快衍生出裁缝工的第二技能了,不过技多不压身,

的身份敏感,也不好大大咧咧的去拜托别人帮忙,所以这些事情

诺伽走后不到四十八个小时,时元就开始怀念他了。

他一边勤勤恳恳的做衣服画面具,一边祈祷联盟和帝国不要打起来,纵然诺伽本事不小,时元也担心他在战场上被Nv1。一边忙活,时元还一边抽空吃饭,只是勺子刚进嘴巴又被挪了出来,时元嫌弃的皱了皱眉,诺伽不在,什么时候饭凉了他都不知道。最近本来就爱吐,再吃冷饭他不要命啦,于是认命起身,去厨房又给自己重新热了一遍。

回到缝纫桌前,时元先把热好的饭扒完,然后对着一堆凌乱的布料微微发愣。

明明以前也都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次这么难以接受呢?

诺伽不在,就好像身边有个位置被挖空了一样,到底有什么事值得诺伽这样的隐藏大佬兢兢业业扮演一个联盟小指挥官?时元不解,端起一旁的水杯咕嘟吸了几口。水和饭明明都已经下肚了,饱腹感却并没有多少,军部医生看过也说他没毛病,时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只得重操旧业,出去打打野看看能不能恢复过来。此时的时元还不知道,他这种到处打野的行为,在同族人眼中,和小可怜出门讨饭没什么区别。

只是时元没有这个概念,他从小就离开了母亲,父亲也对他爱答不理,时元还觉得自己自给自足是个很牛逼的独立男性,只要能让身体舒服吃什么饭不是吃。而且丈夫不在家,时元还能更加放飞自我一点。

连夜赶制好“工服”,又大笔一挥画好了面具,时元才回了卧室睡觉。

平时诺伽在的时候卧室好像很拥挤,现在他走了,这里又变得有些过于空旷。

好在他走了也没多久,时元趿拉着拖鞋,一脑袋扑到了诺伽经常睡的那边床位。

埋在丈夫的枕头里深吸了几口,时元的呼吸才平缓了下来,没过一会,他就这样自顾自的睡熟了。一一然后就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再次醒来,时元有一种时空错乱感。

不用上班不用定闹钟,但他最基本的生物

应该在的啊,现在生物钟也彻底失效,时元看了眼手机,眼睛盯着日期的位置愣了愣。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是不是真的傻了,最近一段时间能吃能睡还多愁善感,精神力还时不时的给他出个毛病。

不能再等待下去了,他需要立刻行动,出门,找他的辅助代餐!不然等诺伽回来一吃醋又什么都干不了了!为了防止吞噬普通精神力再次造成呕吐,时元决定还是去找最开始就瞄准的那个人。

他收拾好难以言说的复杂心情,开车直奔花店附近的公园。

时元曾经在这里偶遇过阿芙罗,他知道阿芙罗偶尔会来这里寻找微笑医生

临下车前,他搓了搓手臂的汗毛,对阿芙罗,他更多的是逃避而不是害怕。

主要是时元觉得自己应付不来一个真变态,他不太明白阿芙罗找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想和他切磋一顿?其实切磋一顿也正好,他趁机偷吃两口就能溜了。

武装齐全的青年缓步行走在无人的公园小路上,他一会嘀嘀咕咕,一会恍然大悟。

他的头发随心情变成了悲伤的灰色,看起来很有颓废艺术家的感觉。

诺伽不清楚他的身体情况,临走时还在嘱咐他多睡觉少活动,但是时元认为,身体的所有不适都是因为长久没有吞噬精神力的原因。只要吃饱,就会变强。

他步伐散漫,这次没有站在草坪上伤春悲秋,而是坐在了阿芙罗曾经坐过的秋千架

上,看着远处的蝴蝶在黄昏下绕来绕去的飞舞。

不知道诺伽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经抵达战场了.......

时元刚跟着抬头看向天空,视线范围内就出现了柔软的红色发丝。

红发男人双手抓在秋千架上,轻轻的帮时元推了推,然后低头笑道。

"好久不见,我的医生。"

时元愣住,啊了一声。

阿芙罗看起来非常高兴,就连语气都是带着轻快气息的:“怎么了呢?见到我很惊讶?”

时元:“....,我只是在想,你该不会除了吃饭睡觉处理公务,其他时间都在这里守株待兔吧。阿芙罗精致的眉眼弯了弯:“你猜?”

我猜你是个大变态。

没等时元说话,阿芙罗就接着道:“我庇护你这么长时间,难道你就没有感谢我的话吗?”

原来就是你一直给我放水啊!

时元很真诚:“谢谢,你真是个好人,请问您有病吗?我可以现在免费帮你治一治。”

打败腹黑的只有天然呆,阿芙罗动作顿了顿:“你和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十仪
时蕤玩了一款星际争霸模拟器的游戏,选择里面的大反派虫族去称霸宇宙,一路肝到最强后就弃游了。 但没想到弃游三天后他就无缘无故猝死。 再次睁眼,他居然是在流浪星域的垃圾堆里。 星际时代,种族众多,机甲浩繁,五岁幼童都能一拳捶碎巨石。时蕤还是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柔弱姿态,他只好抱紧别人的大腿,在夹缝中求生。 就在半个多月后,寄生种入侵流浪星域,宣拍纪录片的工作人员开启直播号召各国派兵救援。 众目睽睽之下,美
都市 连载 13万字
你看我像人吗

你看我像人吗

AnnyAl
癫子葵花凤头(受)与娱乐圈打工人(攻) 因为剧情需要,剧组租来了一只葵花凤头鹦鹉,而作为要与鹦鹉搭戏的演员,秦观止被要求休息时抽出时间与鹦鹉相处,增进人鸟感情方便拍摄。 鹦鹉会说话,会唱歌,还会跳舞,秦观止喜欢的不行,甚至自掏腰包买来一堆小玩具陪鹦鹉玩。 一日,秦观止突发奇想,教了鹦鹉一句话:你看我像人吗? 鹦鹉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这句话,并时不时问秦观止:“你看我像人吗?” 秦观止配合回答:“像
都市 连载 23万字
谁教你这么打排球的

谁教你这么打排球的

安也
◆本文绝赞日更中!加更时间不定◆文案:垫球一次,经验+1。拦网一次,经验+3。发球一次,经验+5。扣球得分,经验……什么,现在没有队友?那就努力进行目前可获得经验值最高的训练吧!发球是吗?今天不发满一百个球,他势必不回家!……藤原苍介,国中三年都没能打入全国大赛的普通排球爱好者一枚。可当他做了个怪异的梦,误把自己当成异世界的穿越者后。所有的阻碍,都仿佛是他成王路上的绊脚石。那年,高中排球界。一位靠
都市 连载 11万字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明月十三幺
漾漾美艳无双,追求者无数,作为京都首富第二山庄的三小姐,向来随心所欲,挥金如土,唯一令她烦忧之事,便是京都第一贵公子彧安世子霍景珩。霍景珩矜贵出尘,清冷的有些不近人情,是无数贵女只敢在闺中肖想的绮梦。俗话说烈女怕缠郎,反之也一样。所以漾漾忍受贵族的白眼一掷千金进入学宫,不顾贵族的耻笑缠在霍景珩身边,她觉得,这么多年了,他没有赶她走,定然也是有点喜欢她的!直到他出京办差,带回了他的表妹小郡主。她看到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少帮主[综武侠]

少帮主[综武侠]

倾海酒
【通知栏:周四(5.23)入V,感谢支持~】穿成天下第一帮帮主的义女是什么体验?答:义父武功盖世,义母气质出尘,师兄更是未来的北丐,简直不要太爽。但是活到十二岁,被一个自称是她哥的少林秃驴找上门的时候,南宫·团宠·灵终于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从反派他弟到反派他妹,她觉得为了自己的小命和安稳生活,还是奋起学武,先让血缘上的哥哥做个正常人再说,实在正常不了,还能用武力超度一下。但这一努力就一不小
都市 连载 25万字
你听我解释

你听我解释

暮锦南
段评开啦~日更中午12点,不更会请假。【下本写《如是风动》,久别重逢先婚后爱,包甜!文案在下面,感兴趣求个收藏~】本文文案:荷荔第一次遇见陆清远,错认为他是民宿接机司机。男人气质成熟出众,颜值身材吸睛,浑身上下散发着无法抵挡的爆炸荷尔蒙。她眉梢微挑,起了贼心。上车短短几分钟,又改变想法。帅,但嘴好毒。无妨,还是要拿下。后来,春风一度。荷荔趁他还在熟睡,在床头留下张纸条:「不白睡,这是辛苦费。」外加
都市 连载 12万字